< 返回主页
PIRELLI.CN / 文化与艺术

这辆汽车留下了什么?

 一位领先的当代意大利艺术家主导了“都灵-祖文豪森”的汽车艺术项目,由都灵蒙塞尼西奥工作室(Moncenisio Studio Torino)为保时捷打造的客户定制车型,亮相2017年都灵车展。在这次访谈中,Ugo Nespolo告诉了我们,他对于这辆特定车型的灵感来源,以及如何看待其装配的倍耐力彩色涂装版轮胎。这位艺术家指导我们浏览了他基于历史前卫趋势和未来主义的审美世界,其划时代的视野将这辆汽车视为传奇。与此同时,就这辆汽车紧跟潮流的美貌和独特设计而言,这一点所言不虚。

Ugo Nespolo是谁?你的艺术理念何时融入了工业产品,特别是汽车世界?

让我们从我对一位艺术家和其创意框架的看法说起,这一看法参考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前卫潮流视点。尤其是其中包括未来主义的一些部分,艺术家不仅仅是一个画画的人,而是一个与现实世界和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人,而现实生活的一大特征就是技术和产业进步。引用Marinetti关于汽车的论述就是,“超越萨莫特拉斯胜利女神之美”。未来主义者对速度这一主题非常感兴趣;因此,凸显了汽车的重要性。一个世纪以后,我不认为速度还会是核心概念。相反,核心角色将是尝试创造艺术和生活理想联系的冲动。正如我之前所说,艺术家不仅仅是一个画画的人,而是想要真正深入事物、参与生活、成为现实生活见证者。因此,很显然艺术家只能是当代的。我一直热衷于将现实生活的多面联系起来,在这其中,工业发挥着关键的、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考虑到魏玛的“包豪斯风格”,Bauhaus,Marinetti,Depero,Balla,包括德国前卫人物们,都梦想着完全体验当代现实生活的世界。也就是说,只有现实生活的世界。事实上,多年来,我已经与这一领域内诸多业界模范和领先公司合作,包括菲亚特、雷诺和丰田等,除了宝马之外,还有很多汽车制造商也都合作过。我设计了一辆杜卡迪赛车,一辆维斯帕为比亚乔设计的自行车。此外,我也为其他行业设计了很多物品。因此,我相信这是艺术家唯一的选择,得以避免在社会环境中被认为无意义的,或者被认为是专为上流社会的客厅生产有吸引力的装饰品。我从来不喜欢这种认定。与之相反,我一直在探索各种现实主题。而且,我必须再次重申,这种探索也包括汽车工业领域。

在某一段时间,汽车破坏了收藏界的想象力,艺术也是如此。那么今天,艺术家眼中的汽车是什么样子的

过去,我是说在20世纪初期的时候,人类刚刚发明了汽车,对于艺术家来说,汽车仿若传奇。我前面提到了Marinetti在他的未来主义宣言中提到,汽车是“超越萨莫特拉斯胜利女神之美”。不过,比如说像Sonia Delaunay之类的法国艺术家也想到了,她在汽车上用了引人注目的创新油漆。汽车是现代化的设备。与人类解放,个人运动,以及实现独立的可能性有关。此外,汽车之美已经成为一种神话,其作为一个移动着的事物,与传说中事物的美丽同样传奇。

早在19世纪,诸如前拉斐尔时期和其他美学团体的一些英国艺术家,就试图赋予工业物体更多的独特特质。当时,手工制品与工业制品之间存有冲突。最后,设计干预了对美和功能特征的认定,而结果并不总是积极的。汽车留下了什么?事实上,汽车几乎没有遗留。我的意思是我们所使用的汽车是我们需要移动的一种装置。但是还有另一种车,就像我们现在为保时捷设计的这款车,这是一辆用于展览的车,是一件艺术品,最终的产物重想象力而非日常使用。这就是汽车留下的东西。人们仍然有着一辆特别的汽车,一个一次性的物件和一个精致产品的梦想,正如英国人会说的那样,是为了鉴赏。这辆车和我们用于从家到办公室出行的事物有什么区别?眼下,对于那些负担得起的人们来说,这辆汽车仍然可以成为一件收藏品,一个独家的物品。没有太多提升速度亦使其成为独一无二。

让我们来聊聊“都灵-祖文豪森”,这个汽车艺术项目是如何定调、如何实施的?

这个过程非常简单。我的一个好友Stola想到打造一辆特别的汽车,用以致敬汽车制造商保时捷和都灵这座城市之间超过70多年的联系,都灵是首场室外车展的举办地。祖文豪森是斯图加特的一个区,保时捷的总部所在地。因此,产生了在车展结束时展开都灵-祖文豪森这一626公里旅程的创意。Stola提议的这一独特汽车被命名为蒙塞尼西奥,蒙塞尼西奥湖的色彩为其增色不少。由油箱到内饰,再到轮胎,这辆汽车的每一个细节都由一位行业领先的专家打造。总结起来,就是一切卓越的缩影。

我的工作主要集中于车体的下部。我特意想要保持顶部的设计不变,保留其原来颜色。受到意大利和德国概念的启发,将对汽车的热情与专业知识结合。因此,我选取了这两个国家国旗的六种颜色,随机安排这些颜色,以带来灵动的印象。这是对未来主义理想化的致敬方式。

同时,我也很享受在倍耐力P Zero彩色涂装版轮胎上创作。我发现这些轮胎绝对有新意,大受赏识。事实上,我有时想知道为什么1930年代和1940年代美国生产的白色轮胎不再生产了。我一直猜测技术原因。无论如何,生产彩色涂装版轮胎很令人兴奋。我相信很多人会爱它们。我已经有了相关的设计想法。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