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2014年倍耐力年历:年历50周年中的瑰宝

赫尔穆特·牛顿未发表的作品,为纪念倍耐力年历50周年带来了传奇色彩。

主頁 生活 2014年倍耐力年历:年历50周年中的瑰宝
2014年倍耐力年历:年历50周年中的瑰宝

在1980年代中期,赫尔穆特·牛顿(Helmut Newton)成为了时尚摄影界的巨人,邀请他拍摄倍耐力年历成为了必然。但在拍摄期间,牛顿因家庭原因离开,而他的作品则在接下来的30年中未曾发布。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黑白风格的作品,比公开更显神秘——似乎它更适合2014年这一年份来发行,而不是此前的1996年。这一作品,为纪念年历的50周年,带来了一个传奇色彩。

这个故事源于1985年春天,伴随着一次并非常见的“内部”挑战。倍耐力英国自1964年以来一直主导着年历项目,签约美国摄影师伯特·斯特恩(Bert Stern)创作1986年版本的年历,这位摄影师以拍摄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幅肖像而闻名于世。但是,倍耐力意大利,意识到了年历的全球影响力,决定邀请牛顿打造自己的版本,和英国的工作同期进行。英国和意大利的两个项目齐头并进,都坚决地忽略另一个项目的存在。

典型意大利女性的赞歌

意大利版本的另一个奇特之处是他的要求。倍耐力意大利公司任命牛顿后,除了公司产品必须出现在每张照片中的这一规定之外,对他的创作没有任何限制。这也是有先例的。1963年原版的年历从未发布,其特点就是倍耐力轮胎出现在各种车辆、机械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模特们身上。之后产品的摆放更加微妙,例如1984年乌佛·欧梅尔(Uwe Ommer)拍摄的年历上,胎纹印在了一位模特身上;诺曼·帕金森(Norman Parkinson)在1985年历上将Cinturato作为衣服的装饰。

为了结合轮胎诠释这本年历,牛顿的作品可以看作描述典型意大利女性和意大利生活方式的赞美诗。第一次拍摄在蒙特卡洛进行,牛顿在那里有一个家,而拍摄时间恰逢摩纳哥大奖赛期间。另一个拍摄地点是基安蒂的Podere Terreno葡萄酒庄园,在这里,柏树、农舍和托斯卡纳乡村成为了牛顿作品的背景。无论是爬在树上,还是站在玉米田里,风情万种的模特们,让人回想起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女主角,例如索菲亚·罗兰、露西娅·波塞和西尔瓦娜·曼加诺。

当牛顿意外地必须回蒙特卡洛处理紧急家事之后,他的造型师兼创意助手曼努尔·帕夫西(Manuela Pavesi)接管了拍摄工作。自1973年起,帕夫西一直担任《Vogue》杂志意大利版的时尚编辑,曾与著名摄影师盖伊·伯丁(Guy Bourdin)、艾伯特·沃森(Albert Watson)和欧文·佩恩(Irving Penn)以及牛顿等人一起为该杂志和许多活动进行拍摄。对于年历剩下的一些拍摄内容,牛顿留下了精准的建议,说明应该是什么以及如何设置哈苏相机。帕夫西布置好场景,告知牛顿的助手哈维尔·阿隆科勒(Xavier Alloncle)来进行拍摄。对于帕夫西来说,这是一次关键性的经历,鼓励她从造型上开始涉足摄影,并开始为《Vogue》意大利版、《L'Uomo Vogue》、《Dazed and Confused》和《i-D》等其他出版刊物拍摄照片。

牛顿的标志

最终的年历图片,有着浓厚的牛顿印记。这位出生于德国的摄影师,是1960年代和1970年代外景摄影的先驱,他将时装作品从摄影棚搬到街头,并巧妙地利用飞机场和城市环境。在这本年历里,他展示了相同的框架外观风格,将倍耐力轮胎巧妙地融入到每张照片里。牛顿还喜欢用鲜明的黑白胶片进行拍摄,这种方式凸显了模特们的高大身形。许多人都是被从下往上拍摄的。他还喜欢在图像中插入围观者,通常是男人。

但是,这些图像的羞怯性,几乎不是典型的牛顿作品。缺乏裸体或其他禁忌内容,使其成为牛顿众多作品中最温和的。牛顿被称为“扭结之王”,以有力的裸体拍摄而出名(《大裸体》是1980年代一个系列的名字)。他的作品里,有着机智和某种超现实的冷静,尤其是名人肖像。一张1985年伊丽莎白·泰勒的标志性照片里,这位著名女演员在游泳池里拿着一只鹦鹉,颜色与她佩戴的价值150万美元宝格丽翡翠项链相匹配。

被埋藏的宝藏

1986年只有一本年历的配额,因此决定使用斯特恩摄影作品。照片中模特们在虚构的当代艺术家工作室中玩耍,色彩鲜艳,图形生动,也许更真实地反映了1980年代的野蛮精神。牛顿的作品则被保存在了倍耐力的档案中。它们一直被保留到2014年,直到重新整合用于于倍耐力年历50周年纪念册当中。

悲情的是,他本人并没有看到年历的真正发布。2004年,牛顿的车在洛杉矶马蒙特城堡酒店突然失控,撞墙丧生,享年83岁。2014年的年历,将作为其艺术作品的纪念馆和展示柜,其中藏有许多以前看不见的作品,就好像被埋藏的宝藏最终重见天日。

了解更多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