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1969年的倍耐力年历:加利福尼亚海滩景象的精神

在1960年代晚期,西海岸冲浪的景象,代表着无与伦比的快乐。摄影师Harri Peccinotti为倍耐力年历找到了一种独特的捕捉方式。

主頁 生活 1969年的倍耐力年历:加利福尼亚海滩景象的精神
1969年的倍耐力年历:加利福尼亚海滩景象的精神

1969年的倍耐力年历,被公认为是经典之作,一直是影像制作者们的灵感来源,也成为了之后无数海滩拍摄的参考。这些图片捕捉了触动人心、令人激动的瞬间,是商业摄影中的代表作。在这些照片中,报道文学和广告相遇,而所有这些内容都散发着荷尔蒙气息。

1969年倍耐力年历的这第一张图片,由英国摄影师Harri Peccinotti在加利福尼亚拍摄,通过使用多个框架(一种重复使用的技巧)和极富启发性的素材,确立了整体的色调和艺术方向。

由英国摄影师Harri Peccinotti拍摄的这本年历,成功地捕捉到了20世纪60年代后期洛杉矶海滩景象所带来的感觉。我们看到穿着比基尼的美女躺在沙滩上,海边的高速公路上敞篷汽车飞驰而过,冲浪者们在海浪中嬉戏,甚至在俱乐部晚场时间登台表演的都是赤裸身体的表演者,这是西海岸自由放飞的生活方式。除了历久弥新的美学之外,年历的独特之处在于其设计,这本年历的设计利用了多个平面和长镜头摄影技术,这些特征都定义了当时的这个时代,并在诸如《托马斯·克朗事件(The Thomas Crown Affair)》和《肮脏的哈里(Dirty Harry)》等电影中广泛采用 。

这是Peccinotti的第二本倍耐力年历作品,他也掌镜了前一年的年历。1968年的年历背景是突尼斯,以文学为基础。十二首诗被用作创作灵感,包括伊丽莎白·巴雷特·布朗宁的一首诗和罗伯特·赫里克的两首诗。时至今日,人们可能最先想起的是1968年的年历,这有两个原因,一是模特人选的多样性(Peccinotti是最早日常使用黑人模特的摄影师之一);另一个原因是一张照片里有一个裸露的乳头。这在当时是非常大胆的(尽管很快就成为了常态),并且这代表了倍耐力年历中首次出现。

这张由英国摄影师Harri Peccinotti拍摄的1969年倍耐力年历中5月图像,没有什么比它更令人兴奋的了。一位加利福尼亚州的金发女郎,穿着编号T恤跳跃着,是对这一年的庆祝,前所未有的性解放十年结束了。

测试边界

当人们谈论Peccnotti是情色摄影的教父时,他们经常引用这种禁忌的形象。尽管他当然偏爱裸照,但Peccinotti的意图绝不是要色情,而且直到今天,他都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色情摄影师”。考虑到他的工作体系,其中包括有关喀麦隆、尼日利亚和密克罗尼西亚社区的专门作品、对昆虫的摄影研究,也许我们都不应该这样评论他。

看清特写的力量。由英国摄影师Harri Peccinotti在加利福尼亚海滩上拍摄的1969倍耐力年历中,这张照片的细节相当引人注目。飞扬的头发,嘴唇皱了,阳光亲吻皮肤。这是我们想要去的地方。

他不仅仅是一位摄影师。出生于1935年的Peccinotti,14岁时就离开了学校,随后在史密斯汽车配件公司(Smiths Motor Accessories)的艺术部门接受目标成为一位商业艺术家的培训。“学习图形设计会带来各种交流形式,”他后来说到,“绘画,电影,杂志,广告,版式,包豪斯,德斯蒂尔,达达;所有这些都会让人对图像的最终使用有图形的眼睛和视野。”

之后,Peccinotti继续在伦敦的Esquire Records设计唱片外壳,并由此进入了广告界,担任设计师、艺术总监和摄影师。然后,他开始从事杂志工作,并于1965年受聘为诺瓦杂志(Nova)的第一位艺术总监,诺瓦是妇女解放时期的重要刊物之一,以创新的设计、版式和摄影著称。其女性读者对政治、健康、性和职业感兴趣。

1969年倍耐力年历的八月图像,是洛杉矶海滩景象的快照,庆祝人们观看和享受日光浴的无限乐趣。夫妻们在沙滩上伸展身体。身体烘烤在太阳底下,逐渐变成褐色。穿着比基尼的太阳爱好者们深陷最新的畅销书之中。暑假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报告文学风格

1969年的倍耐力年历,看上去也是要表达同样的女性独立精神。今年我们可能会对某些方面感到不安,例如镜头中的偷窥感。但按照Peccinotti的说法,年历本身应该保持性感和新鲜感,它是“洛杉矶海滩风光的真实记录”。

记录的地点是日落海滩、圣特·莫尼卡和马里布(不是通常所说的大苏尔)。这是Peccinotti的选择。早两年的时候,他在好莱坞担任电影《夏巴尬》(Chappaqua,由艾伦·金斯伯格、威廉·伯劳斯和拉维·香卡等人主演)的艺术指导时,就被这些地方漂亮的冲浪女孩数量之多所震惊。他和当时倍耐力的广告经理Derek Birdsall取得了联系,想要制作一本报告文学风格的年历,来捕获冲浪场景,不使用模特,只是拍摄海滩上的女孩们。

当团队到达加利福尼亚准备拍摄年历时,“这里几乎没有冲浪者,没有冲浪者”,Peccinotti回忆道,“原来是季中假期,真正的冲浪者们只有在大家都在上大学的时候才会来。”团队即兴创作了一个星期,用长镜头在洛杉矶一些最受欢迎的海滩上拍摄女孩们,并且最好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拍照。

1969年倍耐力年历的10月图片,体现了当年独特的报告文学风格。英国摄影师Harri Peccinotti在洛杉矶最受欢迎的海滩及其周围拍摄了年历,其中大部分人物都是非专业模特。 Peccinotti说,年历现在是“当时洛杉矶海滩风光的真实文件”。

自由的感觉

“作为贮备,我们从一家新星经纪公司那里找来了四位新星,让她们在游泳池周围拍照,”Peccinotti回忆说,“当时我们住在电影编剧Lukas Heller位于比佛利山庄的房子里,他在好莱坞也有一家编剧工作室。(女孩们)妆发略高于头顶,并且与海滩照片形成一种冲突性。我记得我们在年历中应该只用了一张照片,是一个没有化妆的漂亮女孩在抽着烟。”

尽管1969年的年历是Birdsall和艺术总监Derek Forsyth的合作作品,但其独特的布局最能体现Peccinotti的思路,即每张照片的拍摄对象都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最终的作品,很可能受到“沙滩男孩”和他们著名的抒情诗启发,我希望她们都能成为加州女孩……

您会看到为什么1969年的倍耐力年历中有这额外的一页。由英国摄影师Harri Peccinotti拍摄,是洛杉矶海滩场景系列的一部分,它捕捉到了美丽而亲密的那一刻。

了解更多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