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倍耐力2015年年历:史蒂文·梅塞的12位标志性海报女郎

摄影师史蒂文·梅塞(Steven Meisel)掌镜拍摄包括吉吉·哈迪德(Gigi Hadid)和凯伦·艾尔森(Karen Elson)在内的12位模特,他们身着光面乳胶服饰,为这本年历的每月页面打造一个大胆而独特的人物肖像。

主頁 生活 倍耐力2015年年历:史蒂文·梅塞的12位标志性海报女郎
倍耐力2015年年历:史蒂文·梅塞的12位标志性海报女郎

第42版的倍耐力年历,标题就是简单的《2015年历女孩》。由世界著名时尚摄影师之一的史蒂文·梅塞(Steven Meisel)掌镜,拍摄中没有使用室外布景,而是五天之内在纽约的工作室中完成。此次梅塞所拍摄的卡司阵容由12位顶尖和新兴模特组成,一整个明星团队负责定妆工作,包括前时尚杂志《Vogue》法国版的编辑卡琳·罗特菲尔德(Carine Roitfeld)负责服装造型,帕特·麦格拉思(Pat McGrath)负责妆面,吉多(Guido)则掌管发型设计。

美国模特、杂志创始人卡梅隆·罗素(Cameron Russell)是史蒂文·梅塞掌镜的倍耐力2015年年历中七月页面上弹着四弦琴的夏威夷海滩女孩。她是这本年历一系列炙手可热的“标准”的海报女郎之一,另外还包括由卡罗琳·墨菲(Carolyn Murphy)饰演的一名军校生、由琼·史密斯(Joan Smalls)饰演的一名拳击女孩,以及由凯伦·艾尔森(Karen Elson)饰演的一名女警。

一本现代海报女郎年历

少穿衣服和配饰,重点落在女性本身,梅塞运用了现代美学,乳胶服饰的使用也有益增强效果,它给图片带来了光亮和性感的感觉。选择了“当今世界关键的美学理念”,他说他希望这些照片代表着“整个时尚和明星圈子日益强烈的刻板印象。”他的目标是:“打造12张海报,其中女性是画面中绝对主角。”

 

梅塞所创作的潮流女孩形象中,安娜·尤尔斯(Anna Ewers)是一位受碧姬·芭杜(Bargitte Bardot)影响的金发美女;萨莎·拉斯(Sasha Luss)是一位水手女郎;坎蒂丝·霍芬(Candice Huffine)手握一根鞭子,并穿着皮革紧身胸衣;而纳塔利·沃佳诺娃(Natalia Vodianova)则身处泡泡浴中,看起来像是极美的玩具娃娃。其他参与拍摄的模特还有吉吉·哈迪德(Gigi Hadid)、卡罗琳·墨菲(Carolyn Murphy)、伊莎贝尔·芳塔娜(Isabeli Fontana)、阿德里亚娜·利马(Adriana Lima)、卡梅隆·罗素(Cameron Russell)、拉奎尔·齐默曼(Raquel Zimmermann)、凯伦·艾尔森(Karen Elson)和琼·斯莫斯(Joan Small)。这些照片无疑相当性感,但它们也代表着——扮演这些角色的女星们乐于享受其中,美感达到了最高艺术标准。参考所有这些回味,最终的结果是一本巧妙而诱人的现代海报女郎年历。

在史蒂文·梅塞所拍摄的倍耐力2015年年历6月页面上,德国模特安娜·尤尔斯是一位灵感来自于碧姬·芭杜的金发美女,在她所穿的白色T恤上,两边分别写有“ Oui”和“Non”字样。

梅塞是非常合适的年历掌镜者,拍摄经验丰富又独具一格。作为展现前卫魅力的大师,他受到女性拍摄对象的信任和崇拜。 “史蒂文的(拍摄)方式非常独特,”完成倍耐力年历拍摄的凯伦·艾尔森说道,“你只会有神圣感。你感觉到那是有史以来最美丽的一天。感觉到受人尊敬。”

高产的摄影师

梅塞出生于曼哈顿,在长岛长大。进入帕森斯设计学院后,他开始为《女装日报》担任时尚插画师。在1980年代初期,当他意识到时尚插画即将销声匿迹时,他开始为自己的女友们拍摄照片。这让他有机会被精英模特经纪公司邀请,为新签约的女孩们进行试拍。

不久,他开始为杂志拍摄照片,到1980年代末,他已为《Vogue》等杂志拍摄了数百照片。(他的优秀事迹还包括拍摄了1988年至2015年《Vogue》意大利版的所有封面。)除了为范思哲、D&G、路易威登和C&K拍摄硬广,以及自2004年以来的所有普拉达广告,他还负责专辑封面的制作,包括麦当娜(Madonna)在1984年发行的《宛若处女》(Like a Virgin)和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于1995年发行的《白日梦》(Daydream)。

当坎蒂丝·霍芬(Candice Huffine)在倍耐力2015年年历中被史蒂文·梅塞选为模特时,她其实并非年历的首位大号模特【索菲·达尔(Sophie Dahl)早在1999年赫伯·里兹(Herb Ritts)掌镜的年历中就曾亮相】,但她的出现确实预示着一个转折点。

精确感,也许是梅塞作品最明显的一贯品质。“史蒂文的作品,看上去是痴迷于几乎冷酷的完美,”后来成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研究院策展人的哈罗德·柯达(Harold Koda)在2009年《Vogue》美国版杂志的梅塞人物简介中写到,“即使模特看起来像是衣衫不整,她们也是完美地衣衫不整。永远不会有那么一瞬间,这种高度可控的图像背后没有摄影师的操控。”柯达还指出,梅塞因其从参考素材中采样和重复使用的方式而被认为是后现代主义者(这种趋势在倍耐力2015年年历中尤为明显)。

 

他也因其多变的作品风格被称作变色龙。麦当娜(Madonna)是另一位大名鼎鼎的拥趸者,她赞扬梅塞所引入的重塑想法。“他像对待微电影那样对待每一张照片的拍摄,”她在2009年接受《Vogue》美国版采访时说道,“并且他坚持认为,每一次我们合作时都要创造一个新角色,但之后可能会调侃我们一同打造的这个人物原型。”

俄罗斯模特纳塔利·沃佳诺娃(Natalia Vodianova)五次出现在倍耐力年历中,其中包括由摄影师史蒂文·梅塞掌镜的2015年年历,在这本年历中她扮演了一位极致的泡泡浴娃娃。

敢于迎战

就像麦当娜一样,梅塞对争议并不陌生。他的摄影作品受墨西哥湾漏油、战争、整容、修复甚至家庭虐待等社会议题的启发,并且无论是因为他的作品魅力,还是作品仅仅是为了吸引人们对此类问题的关注,都仍有争议。

梅塞并不惧怕面对时尚产业的棘手问题,例如种族主义和身体至上,这是《Vogue》意大利版2008年7月“黑人问题”和2011年6月“曲线问题”的讨论主旨。后者在封面上放了三位大码模特:塔拉·林恩(Tara Lynn)、罗宾·劳利(Robyn Lawley)和坎蒂丝·霍芬(Candice Huffine)——她和梅塞,共同聚首于倍耐力2015年年历项目。在年历的模特阵容中加入一位大码模特是一个突破,其重要性在于霍芬没有失去任何自我。“我是一个曲线美的女人,我只忠于自己和自己的身材,”她说道,“倍耐力在年历上的投入和邀请我加入,都令人惊叹,我认为找寻不同的身体、身材、形体,将成为常态。”

作为倍耐力2015年年历中的牛仔女孩,巴西模特伊莎贝尔·芳塔娜(Isabeli Fontana)(已经七次亮相倍耐力年历)表示,摄影师史蒂文·梅塞“无论如何总能让你看起来很漂亮”。

凯伦·艾尔森(Karen Elson)回应了这一观点,她说:“这本年历是关于女性自身。我们都是非常不同的女性。我35岁,快36岁了,有两个孩子……这是对女性的致敬。”随着倍耐力年历进入了新时代,这种包容性和多样性趋势,在随后的几年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新人吉吉·哈迪德(Gigi Hadid)感到震惊、兴奋和荣幸,与卡罗琳·墨菲(Carolyn Murphy)、纳塔利·沃佳诺娃(Natalia Vodianova)等偶像级人物一同登上由史蒂文·梅塞掌镜的倍耐力2015年年历。她形容自己所在的11月份页面,“就像猫女在她的巢穴里闲逛”。

了解更多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