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运动

F1比利时大奖赛:夏休之后,来到斯帕

夏休结束,F1将在广受欢迎的斯帕-弗朗科尔尚赛道举行比利时大奖赛。

主頁 赛事运动 F1比利时大奖赛:夏休之后,来到斯帕
F1比利时大奖赛:夏休之后,来到斯帕

史诗般的挑战

今天的斯帕-弗朗科尚赛道可能是F1中要求最高的赛道。但过往的这条赛道,曾更为艰难。最初的赛道设计于1920年,位于弗朗科尚(Francorchamps)、马尔梅迪(Malmedy)和斯塔沃格(Stavelot)三个镇之间的公路上,全长14.9公里。

在新赛道上举行的第一场比赛因只有一名车手参赛而被取消。直至1925 年,这条赛道才举办了有史以来第一场比利时大奖赛。这是一条超高速赛道,但随着赛车速度的提升也越加危险。1979 年,这条赛道被重新开发。

如今使用的较短单圈布局,长度约7公里,仍然保留了很多著名的路段。最为知名的当然是艾尔罗格(Eau Rouge)和拉迪里逊(Raidillon),在拉索斯(La Source)发夹弯之后,车手们极速爬坡,连续向左、向右和向左。接近单圈的尾声时,高速左弯布兰奇蒙特(Blanchimont) 是原始赛道布局中的另一个特色弯角。为了降低单圈的平均速度,赛道重新开发也引入了一些很出色的全新弯角:比如说普洪弯(Pouhon):这个单圈中段的长左弯,被很多车手们认为是整条赛道最具挑战性的部分,而现代的赛车通常可以全油门通过艾尔罗格弯。

不分昼夜地竞赛

斯帕不仅因比利时大奖赛闻名,还是8月初斯帕24小时赛事的举办地——该项赛事也是由倍耐力独家提供轮胎。漫漫历史长河之中,斯帕24小时和勒芒一样古老,仅在一年后的1924年首次举行,当比利时人决定做与法国人相同的事情,他们都可以完成地更加出色。 彼时,斯帕是欧洲最高速的赛道,传奇冠军车手杰基·斯图尔特(Jackie Stewart)表示目前已成为公共道路一部分的老马斯塔弯(Masta Kink)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难的弯角”。该观点可能是因为他在1966年遭遇的一个重大事故,当时他的赛车跌入农田旁的水沟里,而他的身上满是油料。他得以幸存,这次事故也促使斯图尔特爵士成为致力于提高赛车运动安全性的强力推动者,时至今日他依然因赛车而闻名。

从民用到赛车

年复一年,人们谈论着斯帕最具象征性的弯角,几乎都会说是艾尔罗格,车手们在短短几秒钟内会体验到两个方向的极致重力。但这一赛车界最具标志性的弯角之一,实际上并没有出现在原始赛道上。在成为斯帕-弗朗科尚赛道的代名词之前,艾尔罗格这个名字,属于比利时列日省一条只有15公里长的河流,起初并不起眼。这个名字源于这条河流中发现的红色氧化沉淀物,不过,这里除了赛车之外的历史也相当著名,在1800年代,它曾作为普鲁士和荷兰两国之间的州界。

事实上,这条赛道的大多数弯角,都以当地地标命名。以公共汽车减速组合弯(Bus Stop Chicane)为例:甚至许多车手都认为,使用这个命名是因为在这里赛车大力制动之后通过减速组合弯的速度就和公共汽车差不多。尽管它经历了几次变化,但这个弯角所在的位置,实际上曾是一个真正的公共汽车站。1983年引入最新一版斯帕赛道布局以来,直到2000年,赛道的大部分还都是公共道路,开放使用。正如前F1车手约翰·沃森在参加了斯帕24小时赛事之后所说:“比赛结束后,开车回酒店的路也令人难以置信,车手们在这些公共道路上,就好像很多年前驾驶F1赛车那样。”

为之欢呼的对象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从来没有比利时本土车手赢得过比利时大奖赛的胜利。这个国家最成功的F1车手杰基·埃克斯(Jacky Ickx)曾8次赢得F1分站胜利,但从未赢得自己祖国大奖赛的胜利,1968年他曾代表法拉利在斯帕赛道拿到亚军。而最近的一位比利时车手,则是斯托斐尔·范多恩(Stoffel Vandoorne),他在2017年和2018年为迈凯伦车队效力,不过现役F1车手中并无比利时车手的身影。

但这不意味着本土车迷没有为之欢呼的对象,事实上,尽管以荷兰车手名义参赛,但麦克斯·维斯塔潘(Max Verstappen)出生在比利时,他的母亲是比利时人。而他事实上只是三位有着比利时血统的现役车手之一:英国车手兰多·诺里斯(Lando Norris)的母亲和加拿大人兰斯·斯托尔(Lance Stroll)的母亲,也都来自比利时。他们中谁赢得今年“主场”胜利的概率更大呢?

如果他们中任何一位真的赢得比赛胜利,都将会开启追逐迈克尔·舒马赫(Michael Schumacher)的历程,“车王”在1992年到2002年间六次在斯帕赛道获胜。现役车手中,刘易斯·汉密尔顿(Lewis Hamilton)曾四次赢得比利时站的胜利。


了解更多
赛事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