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运动

帕加尼,一个诞生在伊莫拉的极速梦想故事

伊莫拉赛道和生活一样,有白天也有夜晚,有光明也有黑暗

主頁 赛事运动 帕加尼,一个诞生在伊莫拉的极速梦想故事
帕加尼,一个诞生在伊莫拉的极速梦想故事

奥拉西欧·帕加尼(Horacio Pagani)是一位横跨20世纪和21世纪的文艺复兴大师。1955年出生在圣达菲省卡西尔达,1983年因安·曼纽·方吉奥(Juan Manuel Fangio)的推荐信离开阿根廷来到意大利,毕生致力于追逐个人梦想——创建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汽车公司。

他在90年代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兰博基尼,参与到了一些诸如1987年的Countach Evoluzione之类的未来项目中,并投身于自己的San Cesario sul Panaro工作室中,在那里打造了Zonda车型、Huayra车型和帕加尼·伊莫拉车型。

Show more images

你在意大利待了将近四十年,有什么变化?

 “如果谈及热情、好奇心,或者生活和工作的兴趣,我相信我始终没有改变。当然,在二十几岁的时候,也许你会更勇敢,没有那么多担忧。当然,在那些日子里,我很孤单,只有我的妻子,我不需要对170个和我一起工作的人负责,以及与之相伴的优势和劣势。有员工,你会时常想起与之联系在一起的家庭,以及有那么多的供应商为公司工作。责任感变得更强了。”

让我们回想2011年,在你的第一款超级跑车ZONDA车型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之后,你在倍耐力米兰总部介绍了HUAYRA。你还记得吗?

 “与Zonda相比,Huayra是一个更加复杂的项目,因为它的设计是符合全球法规的。因此为符合美国标准,我们进行了50次碰撞测试,还要考虑到排放等等。实际上,这款车型代表了巨大的付出。2011年打造Huayra对于帕加尼来说十分重要,我们开始成正式迈入这一领域。”

然后你打造了一辆以伊莫拉赛道命名的车型,这跟这条赛道有什么联系?

 “我第一次前往这条赛道是在1983年,和我妻子一起。我们刚到意大利,就立刻去看了F1的比赛。从那以后,我们从没有错个一场。我们总是到那里去,甚至是在1987年我们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我们也带着童车前往。”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how more images

20世纪90年代,你还在为兰博基尼工作……

“我记得我们和两个主要F1车手雅布尔和拉菲特,去伊莫拉测试Countach Evoluzione车型。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经验,因为那台车和那些车手。”

现在,赛道或试验台来评估帕加尼的性能吗?

“当我们打造一款新车型时,我们需要道路验证周期和赛道验证周期,伊莫拉是我们的主要赛道。我们执行约1.6万公里的赛道测试,约是勒芒24小时的三倍。我们确实选择伊莫拉赛道进行部分测试,因为伊莫拉提供了严酷的测试环境:传动、空气动力系统以及刹车,这条赛道对于我们这样的车型来说很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和这条赛道和那里工作人员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包括医生、赛道清理员和计时的人。我们的关系非常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今年带来的车型命名为“伊莫拉”的原因。全部五台车已售出,是对这条非凡赛道的敬意。”

你曾经说过伊莫拉是每个赛车迷的圣地,为什么?

“伊莫拉这条赛道给我们带来了极与极的胜利和悲剧,印象十分深刻。它和生活一样,有白天也有夜晚,有光明也有黑暗。这也是它神圣的原因。”

你如何看待未来的超级跑车——电动的,混合动力的,或者其他?

“今天的客户,至少是帕格尼的客户,仍然想要一辆不是混合动力的车,而且从来没有人要求我们要一辆帕格尼电动汽车。我们做了一个调查,问我们的客户他们可能更喜欢什么。1,000马力、重量1,750公斤的混合动力车型,或1,300公斤、重量850马力的燃油发动机车型?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他们关注混动车型的任何东西。但也许在将来,他们会改变他们的看法,当然我们的车型必须始终能够提供刺激。”

这也是你驾驶时所追求的吗?

“这些年来,我有幸驾驶过诸多车型,我真的很喜欢保时捷。我有一辆10缸的Carrera GT,还有一辆918。918的设计太漂亮了,我喜欢把它放在窗户下面,这样我就能随时看到它了。然而,如果为寻找驾驶的刺激,我更喜欢GT,它不那么完美,但给我更多的乐趣。除此之外,我们自己品牌的车型,以及像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的车型,首要的就是能够带来感官上的刺激。”

了解更多
赛事运动